首页 文摘 原创 精选

疫情之下,日本“宅文化”登峰造极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7-22 08:16)

文章正文


疫情之下,日本“宅文化”登峰造极

新知

2015年3月,日本东京举办了世界首届“御宅族”文化节,吸引了世界各地日本动漫文化的粉丝参观。

一般认为,“宅文化”源自于日本。汉语中的“宅”,指的是住所、住宅;而日语中的“宅”,则是“御宅族”(Otaku)的缩写。1983年,日本作家中森明夫在一本漫画杂志上首次使用了“御宅族”这一说法,用以描述那些沉湎于漫画、电脑游戏等事物而不能自拔的人。此后,“御宅族”这一名词开始变得家喻户晓。

上世纪80年代,日本正处于泡沫经济时期,充沛的资金和技术条件使动漫和游戏产业获得空前发展。同时,由于人们可支配的收入和休闲时间的增加,购买动漫产品和游戏设备且沉迷于其中的人也越来越多,这是日本“御宅族”出现及逐渐增多的主要原因。不过,不得不说的是,中森明夫对“御宅族”的定义有着浓重的贬义和歧视色彩,认为“御宅族”就是一群沉湎于兴趣爱好、邋遢自闭、生活颓废的动漫迷。当时,确实有很多青少年学生、无业者以及在职工作者都因沉迷于动漫或游戏而影响了学业和工作,就连日常生活和社会交际也频频出现问题。最引人关注的是,1988—1989年在东京和埼玉连续发生了几起诱拐杀害幼女的事件,作案的凶犯宫崎勤被认为具有明显的“御宅族”属性。该事件让整个日本社会为之哗然,“御宅族”的社会形象一落千丈,甚至被人们视为情色、抑郁症和凶杀的象征。日本的动漫和游戏产业也一度遭到重创。

不同色彩的“御宅族”

此后,随着日本动漫和游戏产业的复苏与日本文化的对外输出,以动漫和游戏产品为代表的日本文化开始流行,“御宅族”一词也开始从日本走向全球各地,大量喜好日本动漫和游戏产品的人们都以“御宅族”自称,并对此报以自信、自豪的心态。而在互联网时代到来后,随着“御宅族”群体及其市场规模的扩大,“御宅族”终于开始被日本社会所接受,其意涵进一步走向广义化和多元化,与此同时,其贬义和歧视色彩也日渐淡化。

首先,互联网的大发展进而引发的一系列社会变革为“御宅族”提供了生存空间和社会环境。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信息时代,人们的日常生活需求几乎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实现。与此同时,生产与消费过程从公共空间转移到家庭空间,或者说居家工作、居家消费等生产和消费模式已经成为了可能。正因为这些原因,为“御宅族”的壮大提供了坚实的条件保障,也让更多的人热衷于“宅”在家中。

其次,“御宅族”某种程度上也是社会竞争和生活压力增大的产物。日本最早的一批“御宅族”是在战后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期出生和成长起来的,上世纪80年代日本的电影、动漫、电脑游戏等给当时正值青少年的他们带来了巨大的乐趣,逐渐填补了他们的精神需求。而当他们成为成年人进入社会后,社会竞争和压力的增大让他们更愿意在虚拟世界中寻求真正能由自己的意志主导的世界。再加上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并且开始经历所谓“失去的20年”甚至是“失去的30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逃避面对现实生活,以“低欲望”的心态,选择“宅”在家里面沉迷于个人兴趣和爱好,以寻求精神生活的满足。“虽然我不富有,但在网络世界里,有温馨的家。”这句话可谓道出了很多“御宅族”的心声。

第三,部分人的性格使然。也就是说,并非人人喜欢社会交往,特别是对那些性格内向、喜欢独处的人们而言,选择“宅”在家中完全可以视为其内心深处的某种诉求。一个人的空间虽小,但却是释放自己的小舞台,也是寻找安全感与舒适感最好的港湾;既能展现出自己独处的能力,又能在安静的环境下审视自我并进行调节。

在“御宅族”看来,“宅”在家里并不一定是被動的逃避,也可以是主动选择的一种另类独立。只有内心丰富有趣、能享受孤独的人,才可以安然地“宅”在家里,能独立生活且过得自立安稳和丰富的人才是真正的“御宅族”。因此,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御宅族”,除了要有自己的兴趣爱好,还要做到经济独立、精神独立、安于独处。

如今,所谓“御宅族”,从广义上说是指热衷于动漫、电脑游戏等事物并且对之具有深入了解的人。他们对自己喜爱的东西颇有研究,甚至可以说是某一领域的专家。因此,日本社会对“御宅族”的印象已不同以往,还有看法认为“御宅族”具有丰富的知识、独特的思维、持之以恒的兴趣爱好、高度的专注能力等优点。

“宅文化”引发的现象

随着“御宅族”得到社会的认可,由此衍生出来的“宅文化”也逐渐成为了一种潮流。“宅文化”可以说是以那些被称为“御宅族”的人们为中心的消费内容。从本质上说,“宅文化”指一种追求私人空间、专注精神和不拘泥于形式的文化,是一种在全球化发展形势下出现的亚文化现象。它是在现代政治经济形势下,以消费文化的一定发展水平为前提而出现的新文化。既是一种超越血缘、地缘等传统社会组织结构的新型社会关系的象征,也是个人化消费社会的一种象征。

为了满足顾客“疫情之下也想泡温泉”的需求,松之山温泉开设了温泉外卖服务。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日本的外卖需求量大增,外卖从业人员的业务量也随之攀升。

在互联网、信息技术等高度发达的条件下,对于“宅”在家里的人们来说,他们能够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集中在自己的兴趣点上,并通过互联网手段获取更多、更广泛的有效信息,以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同时,他们还可以在一个安静私密的空间里尽情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与创造力,为社会默默地贡献着自己的才识力量。因此,在日本这样一个只要不违反法律和社会规则、不妨碍他人,爱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的多元化社会氛围之中,“御宅族”及其引领的“宅文化”得到了充分发展。

根据矢野经济研究所在2017年实施的一项调查,日本18—69岁的人群中,有约20%是“某种类型的‘御宅族’”。今后,“御宅族”的人数还将进一步增多。矢野经济研究所预测,到2030年,“御宅族”的人数将占日本总人口的30%—40%。

正因为“御宅族”群体不断壮大,其消费需求和带来的经济效果也不容小觑。为了从“御宅族”身上挖掘商机,日本商家也使出了浑身解数。不管时代如何变迁,把想法寄托于现实中不存在的事物可以说是“御宅族”始终具有的一个基本特征,因此,“御宅族”的商机首先就来自于虚拟世界。例如,性格设定各异、玩法各异的虚拟主播就是代表性的产物。日本公认的第一位虚拟主播叫绊爱,这个身材养眼、青春靓丽的女孩穿着褶边长筒袜,扎着粉色发带。但是,绊爱是一个完全虚拟的角色,背后看不见的女演员通过动作和声音赋予了绊爱活灵活现的主播形象。绊爱自2016年12月在网络上首次亮相后,便成为了风靡一时的流量明星。截至2020年11月,她在两大网络平台的账号登录人数合计达到约450万,粉丝遍及全世界,在两大网络平台的视频播放量已经超过4.5亿次。而对虚拟“人物”的喜爱,也使得“爱情”从跨越年龄、种族、国界的鸿沟进一步发展到跨越次元。2018年11月,日本一位35岁的男性“御宅族”近藤显彦与虚拟偶像初音未来举行了婚礼。他为了这场婚礼准备了6个月的时间,花费了2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当天有39位嘉宾出席了的婚礼,日本前参议院议员山田太郎和东京都大田区议会议员荻野稔等人还在他的婚礼上致辞。而他的新娘是价值2800美元的家用智能化“全息盒子”全息投影出的虛jBsWSLhkKPH4sSUY0M7erg==拟偶像初音未来,他还获得了“全息盒子”出具的结婚证书。这是16岁的初音未来在日本发出的第3700张结婚证书,而近藤显彦也是第3700位娶初音未来为妻的人。

再看“宅文化”

如今,“御宅族”不仅引领着日本电影、动漫和网络文化的潮流,而且还促进了快递、外卖等行业的兴起和发展。2020年2月,随着疫情开始在日本国内蔓延,日本政府开始呼吁人们尽量减少外出,并倡导居家工作和错时上下班的新工作方式以及避免“密闭空间、密集人群、密切接触”的新生活方式,由此也对快递和外卖行业产生了特别需求。据日本第一大快递企业大和运输公司公布的数据,2020年5月该公司处理的包裹量达到1.65亿个,较上年同期增长19.5%,增幅达到自2014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同时,这一包裹量也创下历史新高。其中,受企业停工停产的影响,企业之间的包裹量有所减少,但是网络购物等个人包裹量带动了包裹量整体增长。再来看外卖方面的情况,据从事数据分析的日本百路志(VALUES)公司的统计,优食派送(Uber Eats)、出前馆等日本国内5家主要的外卖派送服务平台的用户数量2020年1月是294万,2021年1月达到了902万。而深受广大“御宅族”喜爱的游戏产品就更不用说了,据角川出版社发行的游戏杂志推算,2020年上半年,日本国内家庭用游戏机和游戏软件的销售额达到174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03.0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4.8%。

不仅如此,在疫情平息遥遥无期的背景下,日本国内很多受到人员外出减少等不利影响的行业,也纷纷开动脑筋,设法自救。众所周知,日本是全世界最喜欢泡温泉的国家。据日本温泉综合研究所统计,日本全国约有近3000处温泉,温泉设施超过2万家。对日本人来说,泡温泉不仅是一种休闲享受,更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位于新潟县的松之山温泉是日本的三大“药汤”之一,以泉水的盐分高、温度高、药效高而闻名,每年约有20万—30万游客慕名前来,但疫情剥夺了很多人外出享受温泉的机会,松之山温泉的生意更是一落千丈。那么,怎样满足顾客“在疫情之下也想泡温泉”的需求呢?

为此,松之山温泉经营者别出心裁地开设了温泉外卖服务。消费者只需在家中下单,店家就会用水桶将温泉水送到消费者家中,让消费者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在温泉中沐浴的乐趣。至于价格,20升桶装温泉的外卖价格为3000日元(约合人民币177元)。另外,在看到人们纷纷选择下单点外卖后,日本一家名为“恐怖军团”的鬼屋游戏设计企业也从中得到启发,推出了鬼屋游戏“外卖”服务。人们下单预约后,就可以坐等游戏“上门”。这家企业将于2021年7月1日在东京正式推出“外卖”鬼屋游戏《尖叫救护车》,游戏地点是一辆救护车内部,将会有黑暗、恐怖的环境布景搭配打扮惊悚的工作人员,再辅以逼真的音响系统,以达到让人“练胆”的游戏目的。据称,这项服务将在日本开创先河。

不难看出,疫情期间,日本的“御宅族”及其引领的“宅文化”似乎又站到了一个新的高点上。而在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地,各种与“宅文化”相关的新型经济和社会活动纷纷兴起,网络购物、网络教育、远程医疗、游戏影视、视频娱乐等诸多行业都迎来了爆发式增长,不少分析人士将这种现象视为加速经济和社会模式变革的催化剂。恰恰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政府已经决定在2021年9月正式设立“数字厅”,以大力推进日本的“数字化转型”。那么,数字化的浪潮又将给日本的“御宅族”和“宅文化”带来怎样的变化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上一篇:恋爱“催眠术” 下一篇:横跨不列颠的长城:古罗马帝国的尽头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