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摘 原创 精选

在“天使”面具之下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7-22 08:16)

文章正文


在“天使”面具之下

专题

1885年,对托帕来说,是一个关键的人生转折点。这一年,她离开了生活近20年的领养之家,搬出了那栋老房子。离开的原因要从她领养家庭的姐姐伊丽莎白的新婚说起。伊丽莎白的新婚丈夫奥拉莫·布里格姆是一位教堂辅祭,既年轻帅气,又知识渊博,也扮演着神父与信友之间的桥梁角色,很受大家尊重。

作为青春女性,托帕或许对这位姐夫暗生情愫,但与他的距离那么近,却又那么远:她只是家里的女佣、保姆。她没有财产,没有社会地位,没有一技之长,没有受过高等教育。虽然和姐姐、姐夫住在一起,但不拥有房子的任何权益。尽管姐姐、姐夫对托帕一直很友善,但他们之间无法言说的情感、龃龉,以及托帕内心的嫉妒、敌意都在无情地撕扯着那层温情的面纱。最终,托帕选择了离开。伊丽莎白略带苦笑地对托帕说:”欢迎随时回来做客,家里永远有你的位置!”伤心的托帕头也没回,心里有那么一丝丝恨意:为什么离开的是我而不是她?!她暗暗发誓:我还会回来的,不是作为保姆,而是作为女主人!

1887年,三十而立的托帕被波士顿剑桥医院的护理学院录取,成为一名护理学生。进入护理学院的托帕开启修女般的两年艰苦日子。这两年的护理训练是炼狱式的:终日工作,全年无休;房间局促,小床简易;早起晚睡,每天午饭、晚饭和休息时间加起来只有1小时15分钟;伙食极差,难以果腹;收入微薄,无法保证基本开销;每个学生要照顾50个病人,还要负责病房卫生和壁炉生火等;纪律严酷,违纪均会被开除或记过。

此时的托帕过着一种双面人生。在高管和病人眼里,托帕活泼开朗,天天笑容满面,人们亲切地叫她”快乐的简”。然而,对待身边的同学,她则两面三刀,暗藏狡诈,常常散播那些与她关系差的同学的谣言,致使几位同学被开除,而且她还偷窃别人的财物和医院物品。1890年,托帕顺利通过专业测试,但因擅自离开病房而被学校开除,也没获得学位证书。几个月后,她再次因偷盗病人财物、擅自篡改病历和伪造学位证书而被另外一家医院开除。之后,托帕放弃了在医院谋职,靠做私人护理谋生,毅然决然地在双面人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这是一条不归路。

“天使”的复仇

在接下来的10年里,得益于众多医生的高度赞赏和大力推荐,托帕逐渐走上了自己的人生巅峰:成为英国清教徒聚集的剑桥市最出色的私人护士。她的客户慕名而来,源源不断,大多是来自英国的名门望族。她的收入颇丰,有当时普通女性的5倍之多。不少病人对她赞誉有加:正直,从不饮酒,表现良好。

然而,仍然有一些病人抱怨她借钱不还,撒谎成性,还小偷小摸。在社交场上,托帕毫无理由地编造谎言、散布谣言,像她的亲生父亲一样酗酒。她对自认为有敌意的人暗生仇恨,恶意回敬,甚至挑拨离间,让别人反目成仇,并以此为乐。这种双面人生直到她罪行败露才现出原形。尽管早已成为一个阴险的杀人狂,但托帕没有在医院里败露,也没有在私人护士的工作上败露。那么,她是如何现出原形的呢?

这要说回到她领养家庭的姐姐伊丽莎白。一直以来,托帕对这个姐姐颇有微词,心怀怨怼。而伊丽莎白却对这个异父异母的妹妹关怀有加,温柔以待,連丈夫布里格姆都看在眼里。托帕的仇恨火苗里夹杂着复杂的羡慕、嫉妒,随着时间的流逝并没有减弱,反而越烧越旺。几年来,她都在策划一个圈套,对这个让她厌恶的姐姐进行复仇:毒杀。

1897年,托帕在马萨诸塞州巴泽兹湾租了一个小别墅,连续度过了5个夏季后,她终于等到了一个天赐良机。1899年,伊丽莎白发现自己的阴郁惆怅一直挥之不去,从冬季拖到夏季。得知这一消息的托帕第一时间赶到姐姐家里,希望能提供帮助,并郑重邀请伊丽莎白去自己的小别墅度假。她对姐姐说:那里有沙滩可以野营,是个散心静养的好地方。对托帕深信不疑的伊丽莎白夫妇也觉得到海边透透气这个主意很好。

姐妹俩离开两天后,布里格姆突然收到托帕的紧急电报,说姐姐已经病重。当他匆忙赶上火车时,又得知妻子已重度昏迷。接诊的医生说,伊丽莎白莫名中风,第二天就病逝了。伤心欲绝的布里格姆不得不面对现实,为妻子准备后事,结果发现走之前给伊丽莎白的50美元只剩下5美元,其余45美元则不翼而飞。托帕说对此并不知情。

更具有戏剧性的是,托帕说伊丽莎白临终前希望妹妹能保留她的金手表做纪念。平时就被妻子对托帕的温情所感动的布里格姆二话不说,就把金表送给了托帕。之后时间里,他再也没有看到过这只金表,天真地认为这是托帕对姐姐手表的敬重和珍藏。殊不知,托帕获得手表后,很快就拿去典当变现了。对于妻子的遽然病故,布里格姆没有怀疑过什么。他可能被打死也不会相信,妻子在托帕怀里慢慢断气的时候,托帕是怎样的一种得偿所愿的扭曲表情。纸里包不住火。3年后,发生在托帕身边的一系列奇异死亡的事件,才让善良的人们看清了托帕的真实面目。

托帕成为英国清教徒聚集的剑桥市最出色的私人护士。

托帕成为英国清教徒聚集的剑桥市最出色的私人护士。

1901年夏天,托帕受聘于戴维斯家,负责照顾老人。不久她设计用毒药接连杀害了戴维斯一家4口,制造了灭门惨案。

托帕被判患有精神疾病, 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她在那里活到了80岁。

“天使”的杀戮

1901年夏天,托帕租住的小别墅已经5年没交租金了。房东戴维斯一家除了夫妇2人之外,还有2个成年女儿是小别墅的所有者,她们都对”快乐的简”相当友好。让人惊悚的是,在夏天的3个月里,托帕设计用毒药接连杀害了戴维斯一家4口,制造了灭门惨案。

这引起了警方的怀疑。当年8月底,警方决定把戴维斯一家尸首挖出来进行检测,以寻找线索。不过,哈佛医学院的尸检报告需要2个月。连警方也没有料到的是,就在这2个月内,托帕又杀了1个人:她的姐夫布里格姆77岁的亲姐姐埃德娜·班尼斯特。无辜的老太太只是到布里格姆家闲住,本来打算几天后就离开,结果住了3天就死了。1年前,布里格姆的女管家也离世了。实际上,她们俩都是被托帕杀害的,究其原因,托帕认为她们阻碍了自己与布里格姆的结合。然而,此时的布里格姆还被蒙在鼓里。

前来检查的法医认为埃德娜的死因是心脏病。殊不知,这是托帕隐秘杀人的手段,连经验丰富的医生都看不出死者有什么异常之处。在验尸官紧锣密鼓地检查戴维斯一家4具尸体之时,托帕正在面对另一场斗争。为了赢得布里格姆的”爱情”,虽然除掉了几个障碍,虽然在家里表现得热情勤劳、毫无怨言,虽然后来改变策略、玩弄花招儿(让姐夫误服微量而不致命的毒药,在其身体不适时悉心照料),但托帕还是失败了。

恼羞成怒的她开始散布谣言,准备毁掉布里格姆的名声,说年届六旬的姐夫让自己怀了孕,这让他们俩的关系最终走向了破裂。忍无可忍的布里格姆向托帕下了逐客令,后者一气之下服用了大量吗啡。治疗几天后,托帕被抢救了回来,但所有行李都被布里格姆送到了医院。她出院后找到了新罕布什尔州阿默斯特市的一位朋友,住到了他家里。这些行踪早已被暗中跟踪她的探员掌握得一清二楚。

验尸报告显示,4具尸体中都发现了足以毙命的砒霜。很快,托帕在朋友家被捕,不过警方指控的罪名只是谋杀了戴维斯的一个女儿。大肆报道的新闻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几乎没人相信托帕是杀人凶手。来自众多医生、病人的信件如雪片一样飞来,一致认为托帕专业优秀、工作热情、人格高尚、性格友善、人见人爱。同时,戴维斯夫妇的殡葬团队也说他们为了尸体防腐而用了砒霜。

这时候,检察官亮出了杀手锏。他指出,被害者真正死亡的原因不是砒霜,而是2种药品的大量混合制剂:吗啡和阿托品。警察找到了托帕的笔记本,与毒药、危险药品相关的地方,均有特殊标记。吗啡是一种麻醉剂,医学上常用于缓解疼痛,但过量就会使人死亡。而阿托品的效果与吗啡完全相反,可以让心跳加速、瞳孔放大,还可以使人痉挛抽搐。对托帕来说,2种药品都是绝佳的试验品,可以配成各种剂量的混合物,然后在病人身上一试效果。绝大多数接受托帕药品试验的病人都已经长眠地下,无法诉说和揭露她的恶行。

电视剧《女子监狱》剧照

电视剧《女子监狱》剧照。该剧演绎了女性犯罪的多种案例,犯罪人群大多与毒品、帮派、精神疾病有关。其原生家庭大多支离破碎、没有经济来源,这一切导致她们不能接受良好的教育,缺少生存技能,社会关系恶劣,等等,最终走向罪恶的深渊。

纪录片《简·托帕》剧照。

 “天使”的心魔

尽管托帕受到了谋杀指控,她自己也坦白说20年间共杀死了31人,但她并没有受到法律的惩罚。她人生的最后一站是精神病院,在那里度过了剩余的36年。

1902年6月24日,托帕被强行送往一家精神病院。一队”精神病学家”对她的命运起到了关键作用。”精神病学家”就是当时的精神病医生。托帕对这些医生说:”我将她拥入怀中,看着她一点点走向死亡,兴奋不已。”伊丽莎白是她第一个”真正厌恶且为复仇而实施毒杀”的受害者。

用药物毒杀病人已成为她的”生活习惯”,让她”倍感享受,沉迷其中而无法自拔”。”我杀的大多数人都一把年纪了,他们完全不用再活在这世上,还有些是本身已患上可能导致死亡的疾病。我要当历史上第一杀人魔。别怪我,要怪就怪我的天性,我生来如此,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是吗?我杀人没有什么特别理由,只是无法克制自己不计后果毒杀他人的内心渴望。我对这一切没有丝毫感觉,我也意识不到这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我为何没有丝毫悲伤和歉疚感呢?我完全不能理解。”

然而,波士顿的这些精神病医生对托帕的陈述和解释表示怀疑,认为”她在交流中有所隐瞒和伪装”。虽然托帕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凭患有精神病的抗辩理由而被判无罪,但加拿大犯罪学家彼得·佛倫斯基却认为,如果在今天重审,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根据现在的诊断标准,她可以被诊断为精神病态的连环杀手和反社会人格障碍。她身上唯一与”精神病”相关的只是潜藏在其心中某处无法克制的冲动,驱使她一次次举起屠刀——注射药品,喂食毒物……

晚年的托帕时常坐在一张躺椅上,眼睛直勾勾地看人。路过的病人经常会被她的眼神吓到。那是一双漆黑而不见底的眼睛,仿佛就是地狱的入口,有无数魔鬼在谷底邪笑着:来吧,可爱的人儿。1938年8月17日,托帕在医院去世,结束了其”死亡天使”的一生。






上一篇:卡车停靠站,罪恶从这里开始 下一篇:藏在黑森林中的秘密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