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摘 原创 精选

奉节:重返诗的故乡

(来源:网站编辑 2022-05-16 08:36)

文章正文


奉节:重返诗的故乡

游山玩景

历史上,奉节叫“夔州”,锁全川之水,扼巴蜀咽喉,大山大江在这里聚合成气势磅礴的迷人画卷。在岁月的云蒸霞蔚里,征战与离乱没有放过这一隅山水。作为三峡要冲,自春秋战国时期,这里便是楚、秦、巴、蜀四国争夺的要地,或许是那些诸侯看上了这里的水运航道与战略天堑,他们率军在这里常年厮杀,如今在夔州博物馆还能看到彼时战乱遗留下来的青铜箭头以及香炉、铜碗等生活器具。

在这片大地上,流传最广的历史故事莫过于“刘备托孤”。东汉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在和东吴的一次廝杀中,刘备痛失关羽,丢了荆州,气急败坏的他不顾众人劝阻执意起兵讨伐东吴,结果再次惨遭失利。刘备不得已退守白帝城,就此一病不起,生命垂危之际,托孤诸葛亮。

唐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 年),高宗李治继位后将夔州改名为“奉节”。这一年,一位叫玄奘的法师在长安译出了著名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然而,世事无常,沉浮其间的人们无论是布衣还是官宦,终走不出命运的藩篱,如同夔州的奇峰异水描摹了水墨盛唐的一角,但同时也以惊涛骇浪拍打着每一个途经此处的人。

此刻,我站在白帝城的一处崖边

望,三峡之首的夔门瞿塘峡静缓流深,或许滔天巨浪已是蓄水之前的事了,眼前的江水像翠绿缎带一般逶迤在群山之脚。我拿着一张十元纸币,比照着视线里的景物,试图在纸币背面图案中找寻与当年不一样的雄壮或秀美,但其实没有什么两样。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那或许就是眼前少了一处滟  堆,也就是峡口中央的一片巨大礁石,今人为了长江通航,炸掉了它。据说,早年这里风急浪高,“夏水涨,没数十丈。其状如马,舟人不敢进。”

大自然带来的惊惧并不能阻挡被贬谪或被流放者的脚步,他们似乎别无选择。

唐肃宗乾元二年(公元759年)三月的一天,一个身着布衣长袖,挽着发髻的清瘦老者,乘着小帆船穿过瞿塘峡的激流,躲过滟  堆的致命礁石,来到白帝城,这是他被流放夜郎的必经之地。他无心欣赏沿途高耸入云的奇峰——58岁的年纪因为卷入“安史之乱”被流放,哪还有什么心思欣赏大好河山呢?然而,刚踏上白帝城,他便心情大好,因为他收到了唐肃宗大赦天下的消息,他决定第二天便离Z/WuyHVjSbZQ9J/tS8ps3A==开这里回到长安。

次日清晨,白帝城的朝霞格外绚烂,似乎是专门为迎合这位老人的心情。他站在船头迎着江风,捻着胡须,脱口而出:“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他叫李白,这是他第三次来到这里。前两次意气风发,用现在的话说是在找寻诗与远方,彼时的李白漫游盛唐大好河山,“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咏尽裘马轻狂少年倜傥,“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李白离开白帝城7年后,也就是唐大历元年(公元766年)的一个春天,55岁的杜甫携家带口来到这里。和李白不同的是,杜甫是在时局动荡中走投无路流浪于此。

杜甫在奉节旅居了两年,这段时光滋养了他的身体,也孕育了他的文思,面对高峡大川,杜甫诗思如涌泉,“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中巴之东巴东山,江水开辟流其间”等传世名句在这里问世,一次次更新了世人对诗歌潜能的认知。

继李白杜甫之后,还有一个搅动诗文江山的人曾被贬谪到这里。他叫刘禹锡,受小人诬陷由监察御史被直降为夔州刺史,那是长庆元年(公元821年)冬,刘禹锡初来乍到便在瞿塘峡写下了心中愤懑:“瞿塘嘈嘈十二滩,人言道路古来难;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虽然时运不济,但奉节的草木山水熨平了他心灵的褶皱,他抛却我执,深情拥抱这片大地上的人们:“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在此后绵长的时光里,奉节山水相继迎来中国文学史上一个个闪亮的名字:孟浩然、孟郊、元稹、李贺、黄庭坚、王安石、司马光、三苏、寇准、欧阳修、陆游、范成大……其中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作者都留下了足以称颂千古的名句。毫不夸张地说,奉节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唐宋时期半边诗词江山。

沿着写有“夔门”两字的大石上行180多步台阶,便是白帝城的主景区,如今这里有一座白帝庙及历代文人墨客留下的碑文石刻。

庙宇内有明良殿、武侯祠、观星亭等明清建筑,刘备、关羽、张飞的塑像安放于最大的明良殿,祠前的观星亭,传说是诸葛亮夜观星象的地方,苍苍的树木掩映着飞檐楼阁,也沉淀着这里的千古诗情和百年传说。

lycpys202205160836






上一篇:一路向北,寻找谁的漠河 下一篇:从百望山到看花台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