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摘 原创 精选

风起时

(来源:网站编辑 2022-09-22 08:33)

文章正文


风起时

上镜吧

起风了。苏武眯着眼,慢慢看清了城头上那列隶书。“苏大人,已到西安门。”

“苏武抬了抬头,阳光刺眼,他用力舒展了几下眼角密纹,问道:“是太常寺苏大人派你来的吧,当年我们……”

“武帝时苏氏全族便已被流放。”

一缕阳光摇摇晃晃地射入了马车,终于洒在了那根节杖上。他突然想起十九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晴天,随即轻轻抚摸着有些温暖的木柄,“这么多年,没变的只有你吧。”

他闭上眼,等着那些往事像潮水般涌来。苏武第一次捧起节杖,是在未央宫的前殿上,五色流苏、华贵毡毛,映得他那身崭新的中郎将服饰愈发英武。“苏卿!边地百姓安危尽在汝身。”年迈雄浑的嗓音在耳边回响,他挺身扶杖叩首。再抬头,却瞥见飞将军那犹疑的目光。“难道行伍半生不得封侯的他,当年也是这般?”

命运的车轮滚滚而来,裹挟着理想和岁月走向远方。无暇思索,苏武跨上了北上的骏马,西安门前人山人海,看见那华贵的节杖,竟引得一阵欢呼。塞上寒风起,夜已深。尚未等及单于的礼遇,便卷入了叛乱的旋涡,苏武不会想到,为了一片曙光,十九年风华岁月竟如黄沙一般随风而逝。

他从失望到绝望,南望中原,汉家天子的朝堂里似乎已忘却了持节未归的使者。北海的风来了又去,月却下枯草变绿变黄又变枯。卫律提剑而来,拭去了虞常的鲜血,叫道:“空以身膏草野,谁复知之?今不听吾计,后虽复欲见我,尚可得乎?”苏武沉默着,看着这先归汉廷,又降匈BU0V5/A4c4E6j4y0YAe7+5TGVMzpYst0L63B3Ckb+bI=奴的丁零王,胸中燃起愤怒的火焰,“卫律,汝为人臣子,不顾恩义,叛主背亲,何以汝为见?”

朔风又起,大漠飞雪,卫律走了。他只得伴着雪水,将毡毛与草皮一起吞下。天山月冷,北地无音,纵然天下负武,武亦不负天下。最后一场冬雪过去,李凌来了。酒至酣处,李凌痛斥武帝晚年专断无道,百官无罪而处刑者十之五六,接着便劝苏武弃了那节杖。二人相顾无言,却听得帐外羊群鸣叫,原来是北海边上那片土地上被春风吹开了浮土,竟露出了几抹彩色。李凌不解为何如此极寒之地也会有野芳盛开,身前苏武却饮尽杯中残酒,大笑道:“武知将军仁义,然武生为大汉臣,死亦大汉魂。右校王勿复多言。”语罢,提起那光秃秃的节杖牧羊去了,只留下李陵悲凉的歌声在风中回荡。

中原的信使始终带来了回朝的小马车。再回首,却尽是白发之人。十九年孤独守望,终于踏上了回家的方向。单于看见那根早已如竹竿一般的节杖,笑他枉费了半世荣华,苏武直了直腰,慷慨言道:“未负此节,不悔!” 余音未绝,那马车便辚辚去了。

苏武睁开眼,看着这人影疏疏的西安门,好像没人打算去迎接一个守节边地十八九年的老人。未央宫前柳色不改。好像一切都变了,又好像一切都没变。苏武明白,他不再是那个前程似锦的年轻人了。新皇帝登基,是要找几个前朝老臣,做做賢君的样子的。

“武居匈奴十九年不降,复为右曹典属国,赐帛匹……”

夜深了,墙外有声:“这苏武是谁?”

“在匈奴待了十九年不投降,一定是伯夷叔齐般的人啊!”

苏武默然不语,一把扯过锦缎辅在身上,忽闻檐下有阵风声。起风了?无妨,恰得此风,北海畔的野花也该开了。苏武是谁?苏武就是苏武。






上一篇:苏东坡的伤感与快乐 下一篇:面壁者说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