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摘 原创 精选

侠之风(第14回)

(来源:网站编辑 2022-08-04 15:11)

文章正文


侠之风(第14回)

情思

(朱仲南 著)

正说着,8号房的门缝里伸进一只手。刘虎走到老板面前扬手向老板头上倒了一桶东西,都是鸡头、鸭血、猪下水、鱼内脏。

老板应声倒地,大叫道:“真血腥啊,有歹徒行凶啊!”一边说,一边擦着脸上的鸡血、鱼血,以及几片鱼鳞。

下了药的酒可能发挥作用了,这帮乌合之众开始唱歌,有人开始骂街,骂的内容稀奇古怪,唱的歌五音不全。

治保干部涨红着脸,眼睛泛着浑浊的光,他扶着椅子问旁边的人:“是不是做梦啊,现在脑子里充满了激情……”

没有一个人理睬他,每个人都在兴奋地大喊大叫,唱一些自编的歌词、相当低俗的歌。

他们都开始讲他们那些历史,讲他们整人时,送一些高仿真名画,然后说一个吓人的标价,谁也不去核实,一整就准能把人整死;他们介绍经验,要搞妥一个人很容易,先把他灌醉,然后就叫人送他去宾馆开钟点房休息,叫上一两个发廊妹子靠在他身边给他涂清凉油,穿得性感一点,然后就拍照……事后就跟当事人说,你酒后乱性,侵犯人家一个好姑娘了,人家已经无脸见人了,整天要死要活,你就给一点“封口费”吧,照片还在人家手中,说不定什么时候寄给你老婆,便家破人亡;寄给监察部门,就身败名裂;寄给单位,就满城风雨;发到网上,就天下皆知。

他们还传授经验,说实名举报早就用了,他们都是用社会上的一些名人、有官职的人的名字去告某个人,核实起来难度相当大,在关键时刻用这一招,不会引火烧身,烧的都是别的人。

老板一边擦身上的脏污一边对燕子说:“你先出去吧。”

燕子一出门,刚好碰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唇上涂得很红,但眉眼间流露出职业女性的神态。那女子一进门就大叫:“刘虎,你给我站出来!”

众人一看,哈哈大笑起来,有几个起哄道:“董事长,你的二奶来了,我们按摩店的老板娘看你来了,欢迎欢迎。”

刘虎说:“阿兰姐来了,有什么关照?”

“关照你个屁!”那女人大骂一声。

刘虎说:“阿兰,别骂人,请注意场合。”

“什么场合,你们讲什么场合我都知道,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我不认识的,每个人都去我那店里推过背,都在那儿赊账按摩,都说是刘虎请的!”阿兰继续骂道。

刘虎糊里糊涂地问:“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阿兰大声说:“你是几个小区的物业总经理,我的舅舅住进了山水苑小区,你是知道的。你手下凭什么一定要我舅买你们的电视机顶盒,凭什么一定要用你们的中央空调,用你们水池的水,用你们机房的电,现在每个月加起来上万元。我舅舅工资才八千元一个月,怎么住?你这个骗子!”

刘虎说:“没那么多吧?”

阿兰说:“我舅舅是我动员来这里住的,以前他在市区住的房子面积差不多,什么杂费加起来两千元以下,怎么这里要上万元呢?你这个董事长不要欺人太甚了!”

众人一听,又哈哈大笑。

阿兰指着那群人说:“你们别得意,我按摩院配合你们照相,装监控,偷别人的证件,做伪证,整的人有上百之多。这些人都是你们的猎物,你们找钱的门路。但你们不要忘了,这些人的名字、工作单位、电话我都留了底,我一旦捅出去,你们这群走狗都要被烹了。”

刘虎大声说道:“阿兰老板,别乱说,每一次下套,都是你参与的,每次分钱,都有你一份,你能逃得了吗,别乱说了。”

阿兰说:“光脚不怕穿鞋的,烂瓦不怕陶瓷,那就试试吧,我把消息传出去,几百人就会来寻仇,我顶多回家种地。”

刘虎沉下脸说:“那你到底想怎么办吧?”

阿兰说:“以后改为三千元一个月,定下实价,以前交的钱全部退回。两天内办结,如果再乱收费,一个月后我会向社会公布你们的所作所为!”

徐副校长说:“阿兰,你那舅舅没跟你说实话,我们是把他作为教育人才调进我们学校的,可他根本无视学校规矩,另搞一套,破坏正常的教学秩序,所以才取消他班主任的资格,把他安排到图书馆。因此他工资才降低,职务补贴也降低,他才交不起这点小钱。交不起了,现在又闹事,他不是什么好人。”

阿兰说:“你们不要吓唬人了,你们那学校搞的什么教育,是用分数作为指挥棒的教育;你们对待教师,是用金钱作为指挥棒指令教师。你们搞什么‘全封闭’教育,搞什么‘分数决定人生质量’的宣传,孩子们最需要友情的时候,让他们冷酷无情,灌输‘提高一分,干掉万人’的思想;孩子们需要亲情的时候,你们让他们与家庭隔离;孩子们最想动想玩的时候,你们把他们弄成木偶一样,机器人一般。我舅舅反对你们这样做,有什么错了!你们这些反人性的做法,哪一条是对的?你们给我一个说法。”

徐副校长眼珠子一转,说:“阿兰今天变脸了,变成一个正义的人了,教育我们了,你这个按摩女老板说的话,谁信你?‘全封闭’就是好,友情、亲情、人情,几块钱一斤?”

阿兰愤怒地用手指着徐副校长,大声指责道:“你还笑得出来,我一个中医学本科生,懂得推拿按摩,懂调理,懂舒经活络,来到你们这里想淘几个钱,回报年迈的双亲,资助家庭,都是被你们这里的风气熏成这个模样。一想起来,我就觉得自己很恶心。”

刘虎突然大笑着说:“不,我们觉得很美丽!”

阿兰一挥手,说:“你别插话。你们在我的店里偷拍,拍完了干什么,你们清清楚楚;录音干什么,你们清清楚楚。你们是用于挟制,要挟;你们是用于造谣,传谣;你们是用于勒索;你们是用于毁人前程;你们是用于破坏人家的家庭幸福!”

刘虎连忙说:“阿兰,别乱说,乱说话要遭雷劈的。”

阿兰咬着牙说:“要劈就劈死你们这伙人,你们把人灌醉后,叫人去按摩,然后全身推油,光着身子被你们偷拍,然后就把这当作证据去实施你们的毒计。你们喊人去吃饭,灌醉人了就叫人谈家事、国事、天下事,然后就录音,把人家的丑态、失言录拍下來,传到网上,然后就讨删帖费,或堵死人家的前途。这类事,还少吗!我现在都后悔曾帮你们干这些奇丑无比,奇恶无比的肮脏事!”

正说着,突然门外闯进一群人,他们采用二对一的办法,用胶带把8号房的人全部反捆住了双手。

阿兰突然大叫:“你们捆我干什么?我是找他们算账的,我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为首那人厉声说:“你们瞅瞅,你们喝醉了酒,酒后乱性,把老板弄成这个样子,这都是你们干的好事!我们要为无辜者报仇!”






上一篇:怕什么,我还有时间说再见 下一篇:那些你耳熟能详却猜不到作者的“神句”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