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摘 原创 精选

“香菜党”与“榴莲党”的战斗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2-22 08:40)

文章正文


“香菜党”与“榴莲党”的战斗

情思

我从小喜欢吃香菜,周围人也喜欢吃香菜,就以为吃香菜跟吃米饭一样,喜欢是天经地义的事,直到上中学。

那是中午去校门口的小店吃面,去得晚了就在门口排队,前面的人却吵了起来。凑过去打听,原来有个女生点单时,嘱咐老板娘不要放香菜,老板娘嘴上答应,手里忙乎忘了,给女生端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绿汤面,上面撒了一大把的香菜呢。

女生生气不接,老板娘委屈:“香菜多好吃呀,这面汤要没香菜,味道差一半。我特意多放了呢。香菜可贵咧。”女生也委屈:“我都说我不吃香菜,你非要放,你让我怎么吃……”我多机灵呀,立马挤到老板娘身边说:“这碗面我买了,你再给人家做一碗不放香菜吧。”各得其所的三个人,数我最开心,白捡个大便宜,直接吃到现成的了。

我不光喜欢吃香菜,还喜欢吃臭豆腐、臭鸭蛋。家里人都闻不得臭味食物,为此,妈妈很纳闷,我独特的饮食喜好到底随了谁的基因。我笑,可能是基因突变。

闻着臭、吃着香的食物还有榴莲,作为一个北方人,最初知道榴莲,还是在港剧里。一个年轻男人因为喜欢上爱吃榴莲的女孩而变得也喜欢吃榴莲了。老话讲就是爱屋及乌。一群没有洞悉他隐秘恋情的朋友纷纷惊诧,问他;“你这么个有洁癖的人,一贯不吃这种臭烘烘的东西,谁吃你还嫌弃谁,事出反常必有妖,到底怎么回事?”我一边乐见男人为爱神魂颠倒,一边充满好奇:那臭水果到底什么味,会比臭鸡蛋、臭豆腐香吗?

成年后,才在超市里见到榴莲的真身,因为那香味令人沉醉,就越发觉得它长得可爱。可买了两次之后,我就十分确定自己无福消受榴莲了。闻着确实是芳香无比,可吃起来的口感——实在难以下咽。

爱人的饮食喜好一贯循规蹈矩,从不吃臭豆腐、鸡头、鸭掌或筋头巴脑。令我意外的是,他竟然特别喜欢吃榴莲,有时吃不过来,还特意冻在冰箱里慢慢吃。榴莲饼、榴莲酥更是来者不拒。这着实刷新我对自己以及他的刻板印象。

由于香菜和榴莲给我的启示,我很少指责那些非同道中人。正所谓“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只要不触犯法律,不违背道德,我们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前幾天,我带了一袋榴莲糖分给办公室的姐妹们。无论年纪大小,除了我,她们都吃得不亦乐乎,而我闻着弥漫的榴莲香气扑鼻,看她们灿烂的笑脸就足够开心了。这时,有同事推门进来,立马捂住鼻子,手使劲挥舞着,大喊大叫道:“你们吃什么榴莲呀,搞得房间里臭烘烘的,怎么让人待下去?世界上那么多好东西你们不吃,偏爱吃这种怪玩意,是不是有病呀?”好心情瞬间被骂得稀碎。

最近追剧,关于男主角和男二号的人设问题,和一些网友在评论区争论不休,各执一词后情绪激动到隔空对骂,直到版主删除帖子才消停。事后冷静下来,都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也走进狭隘的误区了?我有所爱,自然也该容许别人爱他所爱,如果无法沟通,那就沉默就好。世上八成的纷争都是闲人说闲话引起的,自寻烦恼。

如果对别人少说些闲话,这个世界也会变得温柔些呢。

(高广平荐自《北京青年报》)






上一篇:夏虫不可语冰 下一篇:台风里的父亲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