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摘 原创 精选

令人心疼的事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2-22 08:40)

文章正文


令人心疼的事

情思

令人心疼的事有:

弃书。是自己一本一本买回来的书,后来不喜欢,或者是因为书橱真的塞不下,必须要滤掉一部分。那时候,会蹲在书房里,一本一本地摩挲再三,然后一咬牙,狠心将某些书归置到垃圾桶里。还有一些书,知道自己不会再翻,可是猛然一弃又舍不得,只好暂时移居到地板上,层层堆积,等心上的茧子再厚上一层,改日拿出杀猪的凶狠模样来,来弃掉。即使这样给自己的无情做上铺垫,每弃一回,心里便要负疚痛悔。

听人说杀牛。没见过杀牛,但是听父亲和大伯们说起过。从前,童年时,我们村子里也有一条水牛,是集体养的,耕田用。每到农耕时节,那牛真是辛苦呀!一家的田翻完了,紧接着就是下一家,有时早上四五点就被牵到田里去,拖着犁,一直累到天黑月亮上来。一条牛,要负责翻完一个村子的田地,农忙时节,家家等着播种,那牛自然不得片刻歇息。牛翻着田地,一年又一年,老了,背不动犁了,就会被牵到屠宰场去。父亲说,从前他们养过的那条老牛,准备牵走屠宰时,牛不肯出屋子,待到眾人一起用力拖出老牛时,牛在流眼泪。大伯说,在屠宰场,牛会给屠夫下跪,牛以为乞求能躲过屠刀。据说屠夫杀牛前,会把牛的眼睛蒙上,大约人也不敢对视那一双忠厚流泪的亲人般的眼睛。现在,据说杀牛的方法不像从前了,现在的方法更残忍,不忍提,不提了罢。

旧好杳然。从前,少女时候,有一个好姐妹,好到放假时会找去她家,在她家吃、睡,穿她的衣服,用她的洗脸毛巾。毕业后,二十多年再未见。

镜中见白发。皱纹是一点一点生出来的,有点“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味道,接受起来尚不大难。但是,每一根白发,都是在镜子里被猝然发现的,像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明明天下太平气象,却道是起了叛军。再热烈滚烫的心,都会在一根忽然出现的白发面前,凉下半截来。

花开到最盛。花开到最茂盛最烂漫的时候,最美,也最危险。像美在一步步攀登,终于到了悬崖边,一转身,粉身碎骨。年少的时候,看到花开,心也跟着起哄。现在,春天路过那些花枝下,越是看它们花团锦簇,心里越替花们小心翼翼。舍不得花儿开下去,总希望它开得慢一点,开得寂静一点,开得小气一点。

只此一遇,永不再会。有许多地方,许多风景,来过了,心里知道,此生大约是不会再来了。爱情也是。

夜听杜鹃啼。杜鹃啼唱时,是春暮,花儿多半凋零了,夏天的叶子还没熙熙攘攘登上枝头来,季节在花落与叶茂之间忽然空出一片空间来,像是一个缺口,像是一个疏漏,心里有莫名的不安。晚春或夏初,在月光与露水蒙蒙相照的夜里,听到窗外一声声杜鹃啼,那饶有平仄的句子,一声声近了,又一声声远了,像是寂寞的行吟诗人在他乡孤旅上。

宣纸上污了尘。宣纸铺在窗边的书桌上,不舍得用。某日夜雨,又恰没关窗,晨起,见宣纸上蒙了一层泥灰,是从纱窗漏进来的。心里想到《红楼梦》里的妙玉,本是书香人家的女儿,孤高清洁,却终是被踏进了泥淖。

善良者被伤害,美好者被损毁,都是令人心疼的。

(任智敏荐自《大江晚报》)






上一篇:思念就像一个茄子 下一篇:逃离舒适圈, 刻不容缓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