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职场 历史|人物 人生|感悟 社会|娱乐 健康|生活 家庭医学 云上文章 原创 好货精选

儿子生前转账百万,父母能否索回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0-12 08:57)

文章正文


蹊跷的借条


  2018年4月下旬,家住南京市秦淮区的张国生、汤萍夫妻,料理完独生子张宁的丧事没几天,就有四五个人上门,声称张宁从2017年起分别跟他们借了钱,至今未还。对方听说张宁名下有一处房产,要求老两口代偿债务或者变卖、抵押其财产。为了证明所言不虚,对方拿出了张宁生前出具的借条,共计138万元。
  张国生夫妇仔细辨认过署名字迹后,感觉是儿子张宁的亲笔。但是,张宁生前不怎么乱花钱,他名下的房产也是老两口多年省吃俭用的积蓄所购买,难道另有隐情?为防止有诈,张国生当场回话:“就凭这几张借条,我们不认!”汤萍认为:“指不定签名是谁模仿的呢。”对方表示:“白纸黑字明摆着,法庭上见分晓。”
  不久,张国生夫妇就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张宁名下现值约300万元的房产被查封。
  为应对这场官司,张国生和汤萍到张宁生前独居的房子寻找证物,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情急之下,汤萍想起了儿子在医院病房时从不离手的一部手机,儿子病故后,她为留个念想收藏在了橱柜中。
  打开儿子的手机,张国生和老伴赫然发现,从2017年6月至2018年4月,张宁通过微信向网名“我一直会等你”的用户有过数十笔转账,从520元的“慰问金”到数万元的“随便买点啥”,累计算起来竟有百万元之多。
  张宁已过而立之年,张国生和汤萍都没有听儿子说起过恋爱之事。为此,汤萍屡屡向儿子催婚,均未得到答复。这个“我一直会等你”究竟是谁呢?
  “是不是儿子遇到了网络诈骗?”张国生疑窦丛生,立即向警方报案。警方迅速查明,“我一直会等你”实名叫姜羽,是一家奶茶店的老板,其自称是张宁处了一年半的女友。

返还不当得利


  張宁债务案通过法院审理,经过笔迹鉴定,138万元借据确为张宁亲笔,且四个债权人也向法院提交了银行转账记录,债务确凿无疑。三年前,张国生夫妇为儿子购房时几乎花光了积蓄,现在要想继承儿子名下房产,必须为其偿还债务,但他们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于是,张国生夫妇把希望寄托在向姜羽追讨百万元转账上。
  张国生夫妇找到了姜羽,要求她退还张宁给她的转账。姜羽说:“我与张宁是恋人,互有经济往来。”张国生让她拿出证据,姜羽沉默了一会说:“即使你儿子转账比我多,也是恋人之间的赠与。”她表示只同意退10万元。之后,姜羽分两次向汤萍账户退款9万元。
  几经交涉未果,张国生夫妇向法院起诉。诉状称,张宁向姜羽账户转账101万元,即使扣除小额红包,姜羽也应该返还不当得利财产96.7万元,并支付利息,之前的9万元已退款可在其中扣除。
  法庭上,姜羽说两人相识于张宁失业期间,当时张宁经济困难,常常从奶茶店拿现金或消费。张宁在2017年上半年找到了新工作,通过支付宝、微信陆续转账还款,他表示要补偿姜羽。
  姜羽还称,双方往来不只是张宁单方面的付出,她也曾为其购买礼物、生活用品等,并陆续给予张宁高达几十万元的款项。比如为张宁外出旅行代付费用,帮其支付外卖订单及购买苹果手表等等。法院要求姜羽出示具体证据,姜羽说,获知张宁突发疾病死亡后,她将此前双方的聊天记录悉数删除,现凭个人能力已无法举证,故向法院申请调取双方的微信聊天记录。
  经法院向腾讯询问,腾讯明确答复称,因微信聊天记录涉及用户隐私,服务器不予保存,无法调取。而张宁的手机上也没有姜羽所言的记录。
  一审经审理认为,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本案中,从张宁向姜羽发送的转账或红包备注可知,张宁、姜羽确系恋爱关系,故张宁在付款备注中相关明示理由可视为对姜羽的赠与,张国生、汤萍无权要求返还。但对于无备注的转账数额,因姜羽无充分证据证实其获取该款的法律依据,且张宁对外借款时间与其给姜羽付款时间相重合,而张国生、汤萍作为张宁的法定继承人,因清偿张宁的债务承担损失,有权主张姜羽返还因此取得的利益。
  2019年7月25日,一审法院判决姜羽返还不当得利财产88.5万元。

区分往来性质


  姜羽对一审判决不服,上诉到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开庭时,姜羽再次强调,恋爱之初,多为张宁从姜羽处用钱。在张宁经济状况转变后,他为补偿姜羽,多次转账一定数额的款项,用以表达相爱之情,金额也为情侣间常用的数字,例如520、1314、6666、8888等,另有多笔转账用于恋爱期间的生活开销、外出旅游经费等,应属情侣之间的正常赠与。此外,姜羽也曾为其购买礼物、生活用品等,并陆续给予高达几十万元的款项。
  姜羽还提出,张国生夫妻对张宁与姜羽之间的往来不清楚,那么对于双方之间的转账行为,究竟是借款还是赠与也必不知晓,案涉款项也没有任何一笔备注为借款等相关字眼,张国生夫妇只是主观推测属于借款或是不当得利。因此,张国生、汤萍需要举证证明张宁向姜羽的转账行为缺乏给付目的性,而事实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张宁转账的最终目的不是无偿赠与,亦无证据能够证明上诉人取得的款项无合法依据。张宁在去世前并未留有任何遗嘱或者意思表示,以表明案涉款项系姜羽的不当得利,并委托张国生、汤萍代为行使权利。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张宁向姜羽多次转款备注的内容,可以反映张宁生前与姜羽系恋爱关系。对于恋爱期间转给的小额财物或有备注的表达情感的款项,是维系双方感情的必要支出,应视为张宁的赠与,不应要求返还。但是,张宁在向姜羽转款期间,向他人累计借款达138万元,在张宁自身无经济能力的情形下,其向姜羽多次转账大额款项,造成张宁经济上严重困难。在张宁因病去世后,张国生、汤萍作为其父母,是张宁的法定第一顺序继承人,依法享有财产继承权,有权向姜羽主张张宁生前遗留的债权。因此,对于张宁给付的数额较大的超出正常生活支出的财物,在姜羽无法作出合理解释的情形下,应予返还。
  2019年11月6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进行改判,姜羽返还张国生、汤萍69万元。
  【以案说法】
  我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不当得利的法律事实发生以后,就在不当得利人与利益所有人之间产生了一种权利义务关系,即利益所有人有权请求不当得利人返还不应得的利益,不当得利者有义务返还。本案中,张宁与姜羽是恋人关系,他在生前给对方的百万元转账,大部分没有备注款项往来的性质,姜羽也无证据表明张宁的转账是赠与或者其他经济往来,且在张宁对外负债的情形下,其父母可依据不当得利的法律规定,向姜羽主张债权。(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 家英宏






上一篇:秋防三种皮肤病 下一篇:网络公众人物遭质疑,有容忍义务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