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职场 历史|人物 人生|感悟 社会|娱乐 健康|生活 家庭医学 云上文章 原创 好货精选

无事乱翻书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0-12 08:56)

文章正文


  女友婧儿说,她和她家画家先生的阅读大多是在卫生间,还特意拍了一张照片给我——一个小木几,上面不太整齐地摆放着几本书,有翻开的,也有合起来的,细细观之,几本书都是被仔细抚摸过的模样。婧儿说:“在我们家,最受欢迎的书都放在了卫生间,是不是雅俗到了極点?”我笑着说:“这就对了,古人读书三上之一就是厕上嘛。”
  我是幼时从父亲那里听说“马上、枕上、厕上”的“三上”之说,后来了解到欧阳修的《归田录》卷二里提到钱思公(钱惟演)平生惟好读书,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辞,宋公垂(宋绶)“每走厕,必挟书以往,讽诵之声琅然闻于远近”。二位高人读书之风,我等凡人万不能及。
  我知道自己只能算是一个阅读爱好者,没有高深的学问,至多看看闲书,以免自己变得面目可憎。仔细想来,我几乎很少有在书房端坐读书的时候,更没有那些真正的读书人净手焚香才翻书的虔诚。我不至于像婧儿夫妻那样的“厕上”,但有过高铁上飞机上的现代“马上”。我更喜欢随意靠在沙发上,歪在床头,边吃零食边读书。如果没有小零食,我读书是万万不能安心的。
  当然,有些书是不方便随意读的,任祥的《传家》就是,厚厚的大开本,春夏秋冬四卷,每卷都有几斤重。即便是坐在沙发上躬身前倾也看得不舒服,我宁愿搬个小板凳曲着腿坐在茶几前翻看。我潜意识里似乎更喜欢在生活化的处所翻书,让读书的清雅濡染一些生活的凡俗。
  我很少一口气读完一本书,常常是随手拿起一本就翻,换一个地方又换一本书。所以很多时候,一本书会被我反复从头看起,读书的速度很慢。比如石黑一雄的《远山淡影》,我从头读了三四次,那淡淡的笔法,让我在淡淡的哀伤里对佐知子有些怀疑。再比如叶嘉莹教授的《顾随诗词讲记》,于我这个古典文学功底太差的人来说,每次都要从头读,反复读,还是觉得不能理解万一。我很佩服那些读书“超音速”的人,记得有一次在报纸上看到一个读书达人,一年读了300多本书,让我惊叹不已。
  我最喜欢的是睡前歪在床头读几页书,而且几乎是每晚都会坚持,即便因故很晚才上床,也会翻几页再睡。这种姿势读书舒服至极,但也有弊端,就是容易导致肩颈出问题。每次头晕的时候我就想,古人枕上读书有没有这个问题呢?
  熟记“腹有诗书气自华”,也记得三毛说:“书读多了,容颜自然改变,很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为过眼烟云,不复记忆,其实它们仍是潜在的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中。”我始终深信,即便是闲来乱翻书,也是有希望让自己做到“不靓但是有型”的。
  编辑 家英宏 xjjyh_326@163.com






上一篇:拾花入馔 下一篇:水墨蜻蜓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